梦.家
文章作者或来源: 发布时间:


那是晴朗的一天,故乡的空气是湿润的,还带着一股泥土的味道。就在如此美好的一天我踏上前往北京上学的道路。北京,在乡亲们看来,那是一个富有的地方,也是一个遥远得让他们不会无缘无故涉足的地方。整个暑假,我也总是沉浸在对在北京生活,在北医学习的想象中。当汽车驶离村庄,窗外的一草一木变成了模糊的绿色,后视镜里那个身影消失的那一刻,我却有了别样的心情......

在我将离开家的前一天,我的奶奶一直在忙前忙后。她已经八十多岁了,可是操心惯了的她,奈何父亲如何的斥责她让她好好养老,她也总顽固地说他什么都不懂。奶奶从很小的时候就开始下地干活,我想这就是她这么能干的原因吧。我想那个时代的妇女大都如此吧。从我记事开始,我的童年总是在爷爷奶奶的陪伴下度过。在新年的时候才会见到爸爸妈妈。那时,会有那么一匹老马如此的温顺载着我穿梭山林,也会和爷爷在灶边烤火边听着他讲故事......奶奶和我说过,有一次她生病了,她问我说如果她死了,我会怎么办。也许那时的我已对死有了些认识,我竟哭着求她不要死。直到现在,她总还是跟外人说起这件事,也许那场景很搞笑吧。但我知道,他们是我生命中最重要的人。我很无措,如果有一天他们将离我而去......

在我们壮族的很多村子里,都会有一座没有门的小房子——那是我们族人祭拜社公的地方。每每要出远门,奶奶总要是去那里神叨一番。也会在自家的神龛面前上香祝祷。曾经的我,总认为奶奶迷信,不懂科学。在这种事情上老是顶撞她。她还老说这不是迷信,还说我不懂。离家的那一天,她从水龙头那接了一瓶水给我,我很不解地问:“奶奶,你干嘛。这水还没烧开能喝吗?”她说:“这不是给你现在喝的,给你带着的。把这瓶水带到北京,我们的水和北京的不一样,这不是怕你水土不服吗?记得把这水和那里的水冲着喝啊。”还抓了一把土包好放在我的箱子里。有时候,爸爸和姑妈老是不赞成她的做法,也认为奶奶很固执。但我知道,奶奶她操心了一辈子,先是为了她的儿女,接着又为她的孙子孙女。她的手掌已布满了老茧,眼睛也已经花了。她的手指甲和脚趾甲是黑的,知道为什么吗?那是地里的泥土已经深深的嵌入。奶奶啊奶奶,你什么时候才能停止操心啊?什么时候能看见你在冬天的时候拿着一把藤椅,悠闲的在门口晒着悠悠的阳光啊?

那天,当我坐上驶离村庄的汽车。上车之前我看见爷爷为我能去北京而感到如此地开心。可是后来,我在车上无意看见他抹了抹眼眶的影子。我不知道对他不舍的落泪是我的个人臆想还是真实的存在,但我知道我想到了生离死别。我想到了我们能陪伴我们爱的人的时间还有多少。曾有一段时间,我总觉得那天有些事不对劲。是啊。我的奶奶并没有来送我。奶奶啊,你是不忍心看着我离开的背影吧。有些感情,当我们身处其境的时候,我们并未感觉有什么不对。也有的时候我们会认为这是理所当然的付出,因为家人就是家人,并不觉得有什么。但我想说,我们不能够如此的自私地享受来自家人的爱与关心。爱,是平等的,没有理所当然,在接受别人的爱与关心同时,我们每一个人都需要付出同样的爱。不仅在亲人之间还是朋友之间,甚至是对陌生人。

现在,那匹老马早已不在,曾经陪伴我的亲人也在遥远的南方。奶奶给我的那瓶水也不知道被我扔到什么地方。看来人们常说的“人只有在失去之后才懂得珍惜”真是对的。每次打电话回家,无论是父、母亲还是爷爷奶奶总是重复着一句话“要好好照顾自己”虽然简单的一句话,但这就是家啊。远在北京的我,也要默默的祝福我在南方亲人能好好的。

拥有世界未必就能幸福。偌大的世界,短短数十载的光阴,人生应得最好的度过。真正的幸福,我想应该是在你最孤独最寒冷的时候,还有一个温暖的家让你在疲惫的时候好好休息。在你最绝望和无助的时候,还有朋友在身边陪伴着你。我的一个好朋友在我的QQ空间上留言:“是福是祸一起过,永远的朋友”也许在将来这只是年少时许下的狂言。但却已在我的心灵深处种下了信念的种子。现实也许会一步步扼杀我们的天真,但曾经也是存在。

北国之秋真能撩起我们思家的感情。满地的落叶、灰而枯槁的树干挂着几片没有落的叶子。这在我们那里是看不到的。满目的疮痍,真的能引起我们对生命的思考,而过后留下的却是一片淡然。闭上眼睛,梦里,那是我的家,还有一群温暖的人。他们给了我远飞的翅膀,有一天,我希望也能为他们撑起一片晴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