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若安好,便是晴天
文章作者或来源: 发布时间:

 

只要你好,就是晴天,只要你笑,就是太阳。我,为晴天奋斗,为青春奋斗。

——题记

在父母的心里,只要我安好,那他的世界就是晴天了。他们所求的,只是我健健康康,平平安安。其实,他们安好时,我的世界也是晴朗一片。回忆起我的青春,最精彩的是与病魔斗争的阶段,为未来奋斗,为父母奋斗。

“喂,君,你的钱还够不够花呀,一定要吃好啊,你要是没钱喽你就给我说,我给你打点。”“你有啥不舒服里,一定得给我和你妈说,身体是革命的本钱,可知道”“你好好学习哈,我这没啥事,你不用担心我,你照顾好你自己就管唻”“就这,那我挂了吭。”自从上了大学,每次父亲给我打电话,都会说这些,虽然熟悉的都可以背下来了,但是每次一听到我那五十岁的老父亲熟悉苍老的声音,眼泪就不自觉的在眼眶中打转。都说父爱是深沉的,也许许多人和我一样,都有一个沉默的老父亲。大一的时候,在外打工的父亲只能在周末时跑到工地旁的公共电话亭给我打个电话,每次都挂的很急,电话的那头说着:“快两分钟了,好好好,没啥事,我挂了”接着是一阵嘟嘟......

我知道,父亲安好,他知道,我安好,就够了。禅曰,以朦胧之观朦胧世界,就可以看到许多超出世间之外的东西。袅袅烟雾与冉冉檀香重合是朦胧,迷离的眼神和飘飞的思绪亦朦胧。于是我看到许多超脱物外的东西,那种感觉稍纵即逝,好像去了再也去不了的地方,其实是被埋藏进了最深处。

我看到昏暗的灯光下,父亲抱着头,缩成一堆,身子在一阵阵抽搐,两只手胡乱的扯着头发,旁边是母亲在嚎啕大哭;我还看到在护士台旁,突然泪流满面的母亲,身体僵硬、六神无主的父亲。

那年,我上初三,十四岁,一个稚嫩的年纪,被诊断畸胎瘤,在家里的县城跑了一遍,没有医院敢接收我,因为手术太大,瘤子在大动脉旁,他们担不起手术中的风险。本来打算到北京求医,哥哥也正在北京上学,可以见见他,但是考虑到人生地不熟,而且家里的经济情况有限,去还是不去,父母一直愁眉不展。后来学医的表哥说:先去蚌埠市碰碰运气,真不行,再去北京。于是,我转到了蚌埠医院,在这段时间里,我的世界没有晴天,父亲亦是。很幸运的是,我碰到了一位好医生,他可以给我做这个手术,我仿佛看到了太阳来临前的曙光,渐渐洒进房间,朦胧了我的双眼。一切准备就绪后,三个人,等待着我手术的那天来临。

就在手术的前一天晚上,温柔的护士姐姐交代过注意事项后,转过身,对父母说了些话,但是我听不到。然后,母亲只是对我说:”你好好待在病房里,不要乱跑,我和你爸出去一会儿,过会儿就回来。”母亲知我,我岂是那种安分的小孩,还特地交代让我陪临床的爷爷玩。但是,我还是不安分的跟着父母出去了, 一双忽闪忽闪的眼睛从墙角伸出来,仔细的观察者护士台的一举一动,我看到,父母的面前多了几张纸,后来,从母亲的口中得知那是手术知情同意书。我不知道医生和护士对父母说了什么,我只知道,那一刻,母亲潸然泪下,父亲犹如一座要倒的大山,颤颤巍巍的手拿起台上的笔,在纸上写下了东西,是的,写下了签名,把我的生命交付给了这场手术,一切只能听从天意了。我以为,之后父母会回到病房,但是,我错了,他们去了一个人少的地方,在那里昏暗的灯光下,两人放肆的发泄内心的感情,而我,已看不清太阳的方向,因为泪水模糊了我的视线。

在这里,我想对母亲说:“妈,对不起,那天你让我待在病房里不要乱跑,其实,我一直跟在你和爸的身后,我知道,我,是你们的宝贝,但是,你们,是我的天!”

擦干泪水,我跑回了病房,内心有个强大的声音告诉我要坚强,我知道,我不勇敢,没人替我坚强。穷人家的孩子就要有种坚强劲儿。可是,当父母假装像没事儿的人回到病房,并安慰我明天手术会很顺利,不要害怕的时候,我心底的所有防线都崩塌了,泪水再次如决堤的洪水般涌出。

父母,一夜未眠。

第二天,当我被推进手术室的时候,躺在手术车上的我突然坐了起来,母亲看见了,用手势让我赶紧躺下,我就那样看着父亲、母亲渐渐离我远去,其实,我是想多看几眼父母,再多看几眼......我只要知道他们好好地,我的世界就不再黑暗。

幸运的我在鬼门关前走了一趟又回来了,我在手术室里待了八个小时,父母在门外焦急的等待了八个小时,从手术室里出来后,我睁开眼的那一刻,我看到父亲和母亲笑了,带着眼泪的笑,我与病魔的斗争赢了,就是那时,我们的世界放晴了!

你若安好,便是晴天。这句话,对我,对父母,便是如此,对方安好,已足矣。即使经历了许多坎坷,几经波折,但是,知道有人牵挂着,就不敢轻易说放弃,就要为拥有晴天奋斗,为青春奋斗!

后记:

一笔,一笺,素白纸页上,涂满无尘心迹;

一杯,一盏,碧翠观音茶,回忆点点滴滴。

早就想写点东西,却又不知道从何说起,想说的太多,又怕我笨拙的语言表达不了所有的细腻。虽然我才十九岁,但我的人生已是一场奇迹,藏着说不完道不尽的故事,和我一样大的同伴们过去的十九年大多应该没有多少大风大浪,而我已经多次和死神接近,最后又奇迹般的生存,也正是多次进医院,培养出来了对医学的亲近感,才有了我今天在最高学府的医学院上学,我想以我所学,报答社会,回馈恩情。也许,每个人的心中都有一个“你”,也许,有多个。我们为了心中的那个“你”的“安好”奋斗,实现个人的梦,小梦汇集成大梦,实现中国梦!